追蹤
音樂命理‧關津 Music-Fate/Wharf
關於部落格
    從已知的數理規則與理論衍繹,尋找橫跨未來生命運作的渡口,經過多年的研究案例,提出值得信賴的命學理論,縱無師亦可自通..........
  • 408870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 偏官(七殺)格---專論

 個性缺點:

  有時會因為採取急遽的行動,很難被人了解,也不易得到能長久交往的朋友。另外,有時也會因一時的衝動而破壞友情,或與好朋友反目成仇。

  由於競爭意識強烈,不服輸,很容易製造敵人;一旦對現狀覺得不滿,就會希望一下子使情況好轉起來並訴諸行動,因此一生當中變動非常大。

適應性、適當的職業

  這種類型的人充滿勇氣和野心,不畏懼困難,會積極地朝向大目標邁進;討厭平凡而沒有刺激的生活,會為目的而不擇手段。這種人對政治很感興趣,具有行政統率能力,在亂世或混亂時代中,能發揮實力,可說是進步而具革新思想的鷹派人物。

  在西洋心理學中是屬於「軍事型」,而在精神分析學上則屬於「內向的思想派」。

  自我表現慾強烈,喜歡可以發揮自己能力的工作;具有一貫的思想,能敏捷地處理事物。但是,講究實力重於理論,往往會有以權力壓迫人的傾向。此外,具有果斷下決定的能力,善於個人表演,所以,適合從事與政治有關的工作或警察、貿易、律師、會計師、土木工程、海運、航空等職業。

 【重點提示】

 一、七殺格,身殺兩停者吉。

 二、七殺格帶財者敗,帶財必須有比、劫制財方可,否則不作佳局之論。

 三、七殺格有食神制,不可再遇印星出天干。

 【大運喜忌分析】

 一、七殺格帶食神,行運忌財、印;且忌財重於忌印,食神在多根的前提下,印者不忌,不過還是忌財。

 二、七殺格透印,最忌財、官大運;而喜傷、印、比、劫大運,而食神大運則是屬於守成大運。

 三、七殺格透財,是財生殺黨,其是否一律論凶呢?在殺、印相生,滿盤皆印,殺泄透太重,則財生殺黨是上等格局。

 四、七殺格配帶羊刃者,最忌正官大運。

節錄《神峰通考‧論八格》之偏官格

  張楠曰:偏官乃陽見陽、陰見陰,原非陰陽配合。更得食神、傷官,以制去其凶銳,雖先為剋我之凶神,今則馴服其凶,而反為我之奴僕也。用偏官,如人畜奴僕,擒制太過,則為盡法無民,則奴僕力衰,不能為我運動。若擒制之不及,則奴欺主矣。偏官即七殺也,如甲日干,數至七個字逢庚字,號為七殺。乃剋身之刀劍一般,偏官無制曰:七殺,故宜制伏,亦畏太過,亦畏不及。

  凡看命先看七殺,若有七殺,就要將此七殺處置了,方能用得別物。或不能制去其七殺,則殺星能害我性命。譬如人雖有金銀田產,無性命,此實為閑物。原書云:「有殺須論殺,無殺方論用。」蓋先人立有此言,特未分明顯說,故使學者心上模糊,但殺是勢惡權貴、奸邪小人之象。故用殺得宜,多主顯耀,宦臣相類與其媚於奧,不若媚於灶之意也。月上逢官無可用之理,但能管束我之身,安肯為我用也?但或官星衰,則生之。官星太旺,則剋之,取此以定禍福。吾亦未見用月上官星是貴命,只見用殺星,多富貴人也。子平書俱涵蓄說隱,而不發其真理。故殺者,殺我也,是殺身之對手。官者,管我也,是制身之繩法。此造化之正理,不可不知也。

  又曰:棄命從殺格,緣日主全無一點生氣,四柱純然有官、殺,則不得已而只得從殺也。譬如遇強盜,本身無主,只得捨命從之,就要有財,生起其殺,行財、殺運,以生助其殺也。畏見八字有根處,及制殺運,猶如從盜,又思歸父母、兄弟之鄉,則盜放汝乎?又如從盜,就要助起其盜,若又剋害之,則盜必惡汝。此格出正理,甚有驗也。但六陰日干有從之理,如婦人屬陰,亦有從人之道。若六陽日干,見殺多,只或作殺重身輕看,若日主全無氣,變作棄命看,亦畏見根死。

  《喜忌篇》云:「五行遇月支偏官,歲時中亦宜制伏,類有去官留殺,亦有去殺留官。四柱純雜有制,定居一品之尊,略見一位正官,官、殺混雜反賤。」

  補曰:四柱純雜有制,蓋言四柱中純殺無官,有食神制伏得宜,定居一品之尊,上文所謂五行遇月支偏官,歲時中亦宜制伏之謂也。若殺為用神,雜以正官,有傷官剋制;或官為用神,雜以七殺,有食神制伏,亦定居一品之尊。上文類有去官留殺,亦有去殺留官之謂也。略見一位正官,官、殺混雜反賤,是無制伏、無去留之謂也。或者改純雜有制,為純殺有制,誤。《格解》又分五行遇月支偏官,歲時中亦宜制伏為一節。分四柱純雜有制,定居一品之尊,略見一位正官,官、殺混雜反賤為一節。至於中間類有去官留殺,亦有去殺留官二句,乃刪之而不用,俱屬可疑。

  《喜忌篇》云:「四柱殺旺運純,自旺為官清貴。」

  舊注云:「此七殺即偏官也。」且如甲忌庚為七殺,而甲生於寅地,乃身旺。其中暗包丙長生,則不畏金為殺。以殺化為偏官,則甲、庚各自恃旺之勢,而行純殺之運,乃為極品貴,此說似牽強。蓋身殺或強,而或制伏得宜,固多權貴者,使柱中殺旺身強無制,又行純殺無制之運,乃為極品之貴,恐不可從。或者又解為身旺殺旺,身殺居長生、臨官、帝旺之鄉,乃通月氣者是也。運純謂中和之道、制殺化殺之運是也。清貴者,清高而貴顯,繡衣黃門是也。蓋四柱中七殺日主俱旺,無食神制殺,運入制伏之地,則為清高而貴顯也。此說可從。

  《喜忌篇》云:「柱中七殺全彰,身旺極貧。」

  舊注解曰:「傷官本官之七殺,敗財本財之七殺,偏官本身之七殺,四柱有之,身旺建祿不為富矣。」此誠確論可從。蓋建祿身旺之人,喜見財、官,所謂:「一見財、官,自然成福」是已。忌見七殺反傷,所謂:「切忌會殺為凶」是已。若柱中有傷官,是官祿之七殺彰矣。有敗財,則財馬之七殺彰矣。有七殺偏官,則身之七殺彰矣。此所以為全彰,雖見祿身旺,貧不自聊者,故曰:「身旺極貧。」或曰:此乃純殺格怕身弱也。蓋言人命四柱中七殺之神全彰者,又身弱者,乃極貧窮夭壽之人也,乃又為身弱極貧夭壽。咦!以此解“殺重身輕、終身有損”可也,以此解“非夭即貧,定是身衰遇鬼”可也,解此節則鑿之甚矣。

  《繼善篇》云:「庚值寅而遇丙,主旺無危。」

  補曰:庚日值寅,坐休絕之地,而柱中又遇丙,似乎衰而有危。然寅中戊土長生,能生庚金,以泄丙火之氣,乃絕處逢生,名曰:胎元受氣,又名:小長生。人命逢之,主一生造化,衣祿興旺而無危,非言日主之旺也。下文云:「金逢艮而遇土,號曰:還魂。」或者以庚寅日為旺不通,遂以庚值寅而為庚值申,以迎合主旺為日主之旺。非經本義,不可從。

  古歌云:「絕處逢生少人知,卻去當生命理推。返本還原宜細辨,忽然迍否莫猜疑。」

  又歌云:「或云胎、養小長生,人命惟逢自積靈。若也修文應稱遂,不然榮運亦光亨。」

  古歌云:「偏官如虎怕沖多,運旺身強豈奈何。身弱虎強成禍害,身強制伏貴中和。」

  補曰:月上偏官,謂陽見陽,陰見陰。如:甲生申月、乙生酉月是已。為人剛暴好殺,觸之即怒,性情如虎,最怕三刑六害,或羊刃、魁罡相沖,必有凶禍。最喜運皆旺相,身強有制,化為權貴。若身弱殺強,無制之運,則虎加翼者也,其咆哮之威不可禦,反為所噬。然偏官固宜制伏,亦貴中和,如一位偏官,制伏有二三,復行制伏之運,反不作福。何以言之?蓋盡法無民,可繹思也。

  又歌曰:「偏官不可例言凶,有制還他衣祿豐。干上食神支又合,兒孫滿眼福無窮。」

  解曰:偏官即剋我之神,本為惡宿兇煞。然不可例言凶也,須要制伏,有制化之權要,則衣祿不期豐而自豐。天干有食神,如:甲見丙,地支有合,如:卯中乙木合申中庚金之類,則子孫振振,有無窮之福矣。所謂七殺有制亦多兒是已。

  又歌曰:「偏官有制化為權,英俊文章發少年。歲運若行身旺地,功名大用福雙全。」

  解曰:偏官之格,雖為人兇暴無忌憚,然無制則為七殺,有制則為偏官,即化為權貴,少年穩步青雲,早歲題名黃榜,必是文章顯赫之人,故曰:英俊文章發少年。殺強有制,故曰美矣,若運衰弱,欲其大用也難矣。若歲運又無制,則聲名特達遍朝野,所謂:「殺多是大富大貴之人」與所謂:「平生為富為貴,只因殺重身柔」,此等格局,但多夭耳。若運扶身旺,與殺為敵,或七殺透露,食神破局,皆不吉。

  又歌云:「五陽坐日全運殺,棄命相逢命不堅。如見五陰臨此地,殺星根敗吉難言。」

  補曰:舊文末句,本謂殺星之根敗而無氣,身無所從,則禍即至,而吉難言。或者改根敗為臨敗,非也。又一說,改殺星而為殺強,以根敗而為日主之根敗亦非也。《格解》謂殺強根敗吉難言,但非棄命從殺之意。蓋從殺者,正不嫌於殺強根敗耳。誠是但未知其根敗,非日主之根敗,識者詳之。

  又歌云:「土臨卯位三合全,不忌當生金不纏。火、木旺鄉名利顯,再運坤、坎禍連綿。」

  補曰:舊文第二句,原是“不忌當生金、水纏”而或者改為“不見”與末句“再逢”字不相應,仍當作不忌看。蓋土臨卯位,謂己卯日主,亥、卯、未三合殺局,謂從殺亦可。當生金、水,俱有謂金生水,水生殺,亦不忌。或行火、土旺運,殺、印相生,功名顯達。再行坤、坎金、水之運,必禍連。蓋當生既逢金制,而運又逢之,必禍連綿不已,所謂:「食神破局反不吉」是已。又一說末句舊文,原是福連綿,而改為禍連綿亦非,蓋己卯日主,逢亥、卯、未三合,是謂殺強身弱,當生金、水相纏,水固生殺,而金能制,故不忌。及犯行身旺之地,則廊廟之客、金紫之貴,所必至矣!故曰:「功名在用福雙全。」

  又歌曰:「煞星原有制神降,制旺身強貴必昌。叵見制神先有損,反將富貴亦災殃。」

  解曰:煞星者,七殺偏官也。制神者,食神也。使月上逢七殺,而有食神降制則宜。又身居強旺之地,則富貴榮昌必矣。若食神逢梟,則食神先自損矣,不惟失其富貴,且有災殃。所謂:「食神制殺逢梟,不貧則夭」是也。

  《玄機賦》云:「身強殺淺,殺運無妨。殺強身淺,制鄉為福。」

  解曰:身居強旺而殺淺者,強行殺旺無制之運,亦無妨害,所謂:「原犯鬼輕,制卻為非」是也。七殺太重而身弱者,要行制伏得宜之鄉,方可發福,所謂:「一見制伏卻為貴」是已。

  《天玄賦》云:「殺星重而行殺旺運,早赴幽冥之客。」

  補曰:身弱殺重,宜行制伏之運,則為福為壽。而又行殺旺之鄉,必至夭壽而死,故云。

  《定真篇》云:「七殺無制,逢官祿為禍,而壽元不久。」

  七殺以有制有貴,若無制伏,又逢正官,且建其官之祿,如甲逢庚無制,又逢辛金官星之數,則為官、殺混雜,《萬金賦》云:「官、殺混雜當壽夭。」

  《幽玄賦》云:「身太柔殺太重,聲名遍野。」

  補曰:身勢太柔,略無一點根氣,七殺太重,而滿盤重重,日主從其殺,運行財、殺旺鄉,而聲名威遠,朝野顯達。

論偏官喜忌及其格局

  偏官者,乃甲見庚申、乙見辛酉之類;偏官格者,乃甲生於申月、乙生於酉月之類。 偏官者,以陽見陽,陰見陰之類;譬如二男不同處,二女不共居,不成配偶難成造化,故謂之偏;以其隔七位而相剋戰,故謂之七殺。七殺乃日干天敵,子平命學中最凶之神,專主凶災、禍患、傷損肉身。四凶神之中,陽刃善破財祿,梟印僅主貧困饑食,傷官則主不法邪惡,其凶其惡都有限度。惟七殺乃身之天敵,勢不兩立,直接傷我本身肉體,是以作最凶之神看待。

  七殺乃是兇暴無忌憚之小人,稟有虎狼之性;若無禮法控制之,不懲不戒,必傷其主;故有制謂之偏官,無制謂之七殺。七殺以其凶神,最要制合生化抑惡揚善。用食神剋制七殺,七殺必然投降於我;用印綬轉化七殺,則七殺必服教化而棄惡從善,投誠於我;有陽刃相合七殺,則七殺受其「和親」而必相好於我;用身旺敵之,則七殺不勝而必佩服於我;以上生剋制化須無太過與不及,此乃是借小人勢力衛護君子以成威權,乃大權大貴之命。

  關於七殺能助日主富貴的原因,在《子平真詮‧論偏官》裡解釋地最有道理:「殺以攻身,似非美物;而大貴之格多存七殺。蓋控制得宜殺為我用,如大英雄、大豪傑似難駕馭而處之有方,則驚天動地之功忽焉而就;此王候將相所以多存七殺也。」這裡要說明的是《子平真詮》將七殺擬之為「大英雄」、「大豪傑」非正面意義上講的英雄好漢,而是指有流氓習氣的「黑道英雄」,一旦這些「流氓大亨」棄暗投明為我服務則功名成就自然非凡矣。

  關於七殺與正官的發福速度與風險程度,萬民英先生都有議論。《三命通會‧玉井奧訣》釋文云:「偏陰偏陽,其氣多是奮發,風飛雷厲;貴氣若專,旺相力重,驟進極品者多,蓋偏氣好爭,挺然不屈,雄豪力大,偏官易於起發,但是退速,或非命爾。若正官則穩,隨分遷擢,無生殺之權。」;《三命通會‧玄理賦》又云:「正官、七殺,君子小人之分也。豈君子不如小人!正官若得純粹,七殺一有制伏,便發貴有聲。若正官純粹,發福攸長,豈七殺之可比。」從上論述可以看出,七殺生旺一旦制伏,發福迅速,權重位高多掌生殺大權,聲勢顯赫;但其官大隱患亦大,易有不測非橫。至於正官純粹,雖然升官緩慢而不能驟至極品,但可以步步高升,且相當穩健,發福長久,也不失為貴命、上命議論。

  七殺一旦生旺制化成為權柄,則盡現豪放剛毅英雄氣概,是為真正大丈夫矣。七殺專主武功;以印化殺則必是文人掌軍權統御天下將才之命;以食制殺、以刃合殺則必是大將之才。食制殺為福將,戰無不勝;刃合殺驍將,攻無不剋。但造化忌太過與不及,七殺一旦制伏太甚,則物極而反爲禍矣,則七殺小人雖猛如虎狼,亦不能逞其技矣。其人縱有學問,亦不榮仕路,乃是貧寒一老儒。故《喜忌篇》云:「偏官時遇,制伏太過,乃是貧儒。」。七殺過弱又宜日主以財饋贈滋養扶助之,使其振奮虎嘯發威來立功業。

  大凡日主駕馭七殺要一手硬一手軟,既要用財犒勞之,又要用食神牽制之;駕馭得中則七殺盡忠服役於我,若稍失駕馭分寸則七殺反叛禍患必至。制化七殺要視命局中具體情況。七殺勢眾太多,用一位食神制之恐力不勝,則激怒七殺反而壞事,不如用強印疏通化之使其歸誠起義,反而得當適宜。若七殺一位勢力有限,則喜食神擒來服從。用印化殺,乃是和平手段;用食制殺,乃是武力手段;最忌命中身主衰微,印星與食神各自恃勢相戰,日主謀議不決,信任不專,則殺必乘機攻身;逢此命格,不夭則殘。

  大凡七殺生旺透露於四柱之中,不論制化如何得當,縱發富貴總多災厄。為何?以歲運引動全域,日主難免會在駕馭七殺過程中,於中和之道有所疏失,如此七殺凶性逢歲運激起,必來禍患日主矣。古往今來不知多少高官身不善終者,皆是命中七殺猖狂失駕馭之道的緣故呀!

附註:七殺格歌訣

  偏官不可例言凶,有制還他衣祿豐;干上食神支帶合,兒孫滿眼受褒封。
  身逢七殺旺提綱,只為干衰大受傷;正祿交差刑殺入,終身不免受災殃。
  七殺提綱本是愁,只因馴伏喜無憂;平生正直無邪曲,職位高封萬戶侯。
  月令偏官本殺神,有制還居一品尊;假若自身榮貴晚,也須為福及兒孫。

  月令偏官最忌沖,傷官羊刃喜相逢;日干旺相皆為貴,制伏無過百事通。
  偏官有制化為權,英俊文章發少年;身旺定登台諫客,印助扶官累受宣。
  若逢七殺化為權,武職功名奏九天;威鎮邊疆功蓋世,貔貅雲擁盡揚威。
  殺神元有制神傷,制伏身強福祿昌;如見制伏先有損,反將富貴變災殃。

  傷官七殺命中嫌,制伏調和可作權;日弱又無制伏者,兢兢如抱虎而眠。
  身弱殺強無制神,多生災禍不堪論;那堪更入官強地,帶疾遭刑喪此身。
  偏官制伏太過時,貧儒生此更何疑;歲時若遇財旺地,殺星甦醒發權威。
  偏官如虎怕沖多,運旺身強豈奈何;身弱虎強成禍患,身強制伏貴中和。
  偏官有制化為權,垂手登雲發少年;歲運若行身旺地,功名大用發雙全。

  一、月令偏官格

  月令偏官格與月令正官格截然不同,天敵七殺佔據月令天時,秉承天意,縱然日主高強,亦必多災多難。柱中若有制化之神,則從艱難困苦中發跡。若柱中無制伏或歲、時七殺重遇,日主又柔,陽干生人多夭,陰干生人多殘疾。比如一女命:乙卯 癸未 癸亥 己未;月、時七殺極旺,身雖旺鄉亦難抵擋,食神成局也難制、難禁,其人小兒麻痹症終身殘疾。 (望暘容雪附註:此造地支亥、卯、未三合化木,時支未土以加強三合論之,四柱形成身弱木強而泄身過度,日主剋、泄交加,古云:「土虛木盛必傷殘。」;又云:「食、傷重重,須防腰、腳、骨傷殘。」

  《三命通會‧明通賦》賦文云:「月令七殺而殺身俱強,當為黑頭宰相。」其釋曰:「此月令七殺格也。太抵月令七殺,要身殺兩強,方主大貴。若身強殺淺,在財以生;殺強身弱,須印以勸,或羊刃合之;皆為貴命。若印合與制星互相攻伐,身弱必夭,不然殘疾。如:癸卯 乙卯 己巳 乙丑;癸卯 丁巳 壬寅 甲辰;壬寅 乙巳 庚寅 丙子;俱身強殺旺有制伏,所以大貴。《喜忌篇》云:『五行遇月支偏官,歲、時中亦宜制伏。類有去官留殺,亦有去殺留官。四柱純雜有制,定居一品之尊。略有一位正官,官、殺混雜反賤。』」

  殺逢印化 月令七殺格中,身弱要印星有情,生旺扶身作上命看,大運宜走印旺身旺之鄉,一發如雷;切忌走財星旺運,則財星破印生殺,大難臨頭。比如古例參政命:丙寅 戊戌 壬戌 辛丑;戊殺與辛印同根月令,又辛印自坐庫旺之地扶身;喜走北方水鄉身旺敵殺,是以大貴。又如某八字:癸巳 甲子 丁酉 甲辰;月令獨殺透歲位純粹,丁酉日貴自坐長生之地,又是逢雙印化殺,運走西方金地,艱難困苦;晚年走南方火運,身旺擋殺,威不可言。此命涉及國運,非常人八字可以比擬。若依古論之,庚申或辛酉大運與氣數有關,是以帝王命運不可單以八字拘矣!大概而言,身弱財星破印生殺,陽干之禍成尤甚於陰干為一定之理。

  殺用食制 月令七殺格中,身勢剛強者則喜食神制殺,身殺食純粹生旺、均衡有序,必是大貴之造。《三命通會‧六神篇》釋文云:「殺者,頑暴之人也。必欲食神明制方可為用。如柱中明無制伏之人,不可便以為凶言,要深求四柱支神;如有食神暗伏,或遇刑沖,或就三合,亦可為伏敵之兵;大運行制殺鄉,必主成名進祿。」比如古例:乙亥 乙酉 乙卯 丁丑;殺用食制,身健,但制神稍弱,運走南方火地補足力量以致大貴。

  殺格要食制,不須見財透印,如此則財泄食,印制食護殺,但財、印位置得當亦不可拘。如財居歲,殺居月,食居時依然作大貴論;為何?年財助月殺,食居時依然可以制伏,不損食制殺之大義。殺格要食制,行運須觀身、殺、食之力量如何:殺重食輕要運行食旺之鄉以補制力;食重殺輕制伏太甚要運走財鄉;殺、食均衡俱強而身偏弱者,又要走身旺之鄉。比如民國袁樹珊命:辛巳 丁酉 乙巳 戊寅;七殺司令不料食神太盛制殺過甚;又運走南方火地殺勢弭滅,故為貧儒。且七殺為子息,受制過分,是以子息早夭多剋。信哉,命也!《喜忌篇》云:「偏官時遇制伏太過,乃是貧儒」實足可信。

  殺格之中,殺旺、食旺、身旺均衡,固是大貴之格;但最忌梟印奪食,殺無制約必然直接剋伐日主,如此則兵敗如山倒,慘不勝言。《三命通會‧六神篇》釋文云:「七殺傷身,原無正印為勸;獨以食神一位制殺,壯年運道,喜行制殺之鄉。若遇梟神有力剋我食神,柱無偏財禦敵,不免縱殺傷身為禍滋烈。」比如民國袁世凱命:己未 癸酉 丁巳 丁未;雖非殺格看待,但是以財生殺,喜年上食神制殺存財,依然作大貴推;其類似殺格用食制伏之象。全域身殺俱強,走壬申、辛未、庚午、己巳大運,財、食、殺、身俱全得地均衡生旺,是以步步高升權傾天下;戊辰大運傷官合殺,又辰、酉合財生殺,吉中藏凶;丁卯大運比、劫爭殺,又梟神破食衝擊提綱七殺肆虐,一夜之間身敗名裂豈是偶然哉!

  殺逢刃合、殺逢傷合 月令七殺格中,七殺透出尚有「合殺」一說。陽日以刃合殺:比如:甲用庚作殺星,可有乙犯刃來合殺。陰日以傷官合殺,如:乙用辛為殺星,可用丙火傷官來合殺。傷、刃合殺且合神、殺神、身主俱強均衡,亦是大貴之造。合神、殺神、身主俱強但不均衡者,宜歲運補足則大發。《三命通會‧玄理賦》云:「殺無刃不威,刃無殺不顯」其釋文云:「殺剋我,刃乃劫我,命中之最凶者也。首言殺、刃,其知所重者也。賦云:『刃為兵器,無殺難存;殺為軍令,無刃不尊;刃、殺雙顯,威鎮乾坤是也。』」又云:「權刃雙顯均停,位至王侯;刃、殺輕重無制,身為胥吏。」其釋云:「言殺、刃相停者極貴,不相停者極賤。刃、殺停不停而貴賤之相懸如此。」《三命通會‧六神篇》釋文云:「權,殺也;刃,兵也。身旺用此二端,乃兵刑首出之人也。殺旺喜行制鄉,刃旺喜行殺地。若原殺旺復行殺旺之鄉,立業建功之處不免死於刀劍之下。刃多再逢羊刃之地,進財得祿處必然終於藥食之間;數使然也。」

  大概而言,陽刃、七殺兩大凶神最喜相見相互制合,日主身強從中漁利駕馭最妙。月令七殺,歲、時喜見陽刃幫身擋殺;月令陽刃,歲、時喜見七殺,是用殺來制伏陽刃;兩格大致相當。比如民國李根源造:己卯 己巳 庚申 辛巳;月、時支是七殺,時上辛金劫財,身自坐祿鄉又長生於月支,身殺俱強且有合神伺候,是以掌兵權。

  陰日七殺俱喜傷官合之,其與刃合殺大致相當。惟殺、刃、傷畢竟全為凶惡之神,縱發富貴亦多從貧賤中崛起,且一生災厄不斷,心術多不正耳。若殺、刃、傷、身俱強而不均衡者,運走偏頗之鄉失衡者,其運走偏頗之鄉失衡越甚,則刃、殺、身、傷力不相停,則禍患必重。 

  殺用財生 月令七殺格中,固然以制伏殺神為第一要旨。但局中日主旺相,印綬重重泄盡七殺之勢或食神過盛剋剝七殺,七殺衰微力怯不能服事我身主,則殺威雖有若無也,此時急須財星破印生殺方可言貴。比如古例運使命:甲申 乙亥 丙戌 庚寅;月令七殺但局中印星重重泄盡殺勢,喜時上財星栽祿根於年支破印生殺,方才真正成格、合格。大凡殺輕印重若用財星破印,必須日主強健方可驅使財神。若殺輕印重身弱,縱運財鄉亦不濟事。一切命局中印梟重重日主衰弱者,多是貧困艱苦之命;為何?日主衰弱不能用官、用殺、用傷、用食、用財,印梟重重日主衰者乃是見生不生之象,如此命局不貧則夭可預卜矣。陽干尤甚,陰干尚可苟且偷生,但命運狼狽恐所不免。

  陽殺、陰殺制合 大概而言,七殺制化要分陽干、陰干來言之。陽干作七殺,用印綬易化之。比如:戊土甲寅作殺星,丙、丁為印長生於殺鄉,殺生印有情而容易轉化;若用食神硬制,恐多爭戰不甚有利。如:戊土用甲七殺,用庚金食神硬制,恐殺神多是口服心不服;陽干七殺過剛,宜懷柔手段對付之,「要曉之於理以印來化,要動之於情以刃來和」,皆是日主高明之手段矣。陰干七殺,則最宜強硬手段,即用食神來制之,不宜溫和,以陰干多三心二意也。比如:己逢乙卯殺神,用印化之恐敗於木鄉,教化不力,用辛金食神制伏則其殺無可奈何,從一而終矣。又局中七殺成黨重疊,則日主可用多種手段來應付以求駕馭,或明有印化,暗用食制、刃合,軟硬兼濟雙管齊下,則可使殺神真正心悅誠服於日主赴湯蹈火、立功業矣。

  殺格雜官(官、殺混雜) 月令七殺格中,也忌官星、七殺雙雙透露混雜。關於官、殺混雜的討論,主要是據於正官吉神,七殺凶神的本質區別來講的。後世謬傳官、殺不分家徒,而以身旺身弱來共論官、殺喜忌,顯然是過於粗率。官、殺取作用神,為吉為凶顯然不同,比如:身官俱旺且身官失衡較大,雖有科名,或有一定官職,但不免仕途坎坷。但身殺俱旺失衡大者;則不僅貧賤且恐殘疾或有牢獄之災。

  不論月令任何用神、任何格局,皆忌官、殺雙雙透露混雜於命局之中。官、殺混雜是個非常嚴重的大問題,《淵海子評‧繼善篇》賦文前段就講:「歲、月、時中,大怕官、殺混雜」可見古人對其的重視程度,為什麼古人如此忌諱官、殺混雜呢?這是因為論命的重點在於財、官,既然局中官、殺皆露,不論日主強健壯實如何,一旦歲運財、官旺地引動官、殺爭竟,日主必難負荷,則定然有災。正是據於這個原因,對官、殺混雜就必須「去留舒配,輕重較量。」按《三命通會》的看法,官、殺之去留視官、殺旺衰來定之:其旺者留之,衰者去之。官格正官司令宜去殺,殺格七殺司令宜去官;若官格殺重、殺格官重,官、殺俱旺難以去留則作下命看。《子平真詮》云:「有殺而雜官者;或去官或去殺,取清則貴。如統制命:癸卯 丁巳 庚寅 庚辰;去官留殺也。夫官為貴氣,去官何如去殺?豈知月令偏官,殺為用而官非用,各從其重。若官格雜殺而去官留殺,不能如是之清矣。如沈郎中命:丙子 甲午 辛亥 辛卯;子沖午而剋殺,是去殺留官也。」

  大凡官、殺混雜者最易有牢獄之災,如身弱官、殺雖重而安分者災淺,若身弱官、殺逢沖動激怒官、殺之剋性,必有大難。比如:甲用酉金為官,固然丁、午為傷官,乃官星之七殺天敵矣。然而柱中見卯木衝擊酉官,激怒官神,其凶不亞於官星逢傷之害處;為何?卯、酉六沖之神也,是勢如同天敵兩不相容者。所以古詩訣云:「八月官星得正名,格中大怕卯和丁」就是指六沖之神與用神之七殺可以視為一體般的災患。比如:壬水用酉為印為用神,既怕丁、午火正財破印,亦怕卯傷衝擊;此處的丁、午火與卯木傷害衝擊酉印之災大致相當。此一原則,務須牢記。

  二、年上七殺

  《三命通會‧年上七殺》云:「經云:『年逢貴氣,不用制伏,喜日主健旺,羊刃相合,柱中帶財更行財運,發福清秀,最忌身衰。蓋七殺乃小人之象,既居祖宗之位,如朝廷老臣祖父老僕,日主健旺,老僕則盡力以事幼主。日主衰弱不能與小人為主,何肯盡力事之;反成害己之物。年干見此,必主出身寒微。四柱行運有情主寒門生貴子。若殺旺身衰沖刑太過,必主貧窮;至重者帶孝遭刑。』又曰:『歲殺一位不宜制,四柱重見卻宜制。日主生旺制伏略多,喜行殺旺地;制伏太過,或殺旺身衰,官、殺混雜,歲運逢之碌碌之輩。若制伏不及,運至身衰殺旺之鄉,必生禍患。』一命:戊戌 庚申 壬午 癸卯;戊與癸合,卯與戌合;壬坐午支,財、官俱備為貴。古歌云:『歲德壬來見戊年,財旺身強祿自然;更得運行財旺地,文章聰慧又忠賢。』又云:『年干七殺莫言凶,制合為權最有功;若得身強無忌破,此身多入禁庭中。』又云:『歲傷日干不和平,須要干支制伏重;殺旺喜行身旺地,初年難免一場凶。』」

  七殺是八字中的大凶神,既居太歲尊位其勢不可勝言。《三命通會》將歲殺與日主的關係擬為幼主與老臣、老僕的關係可謂絕妙之論。歲殺無制,其禍不可形容;歲殺制化得當,其福不可勝言。所以《三命通會‧明通賦》云:「年本偏官,切忌始終剋害。」其釋曰:「此歲德格也;如:甲日逢庚申太歲為年上偏官,一名元神,一名孤辰;其殺最重,終身不可除去,故主始終剋害。剋害非專指祖父六親,本身亦在其中矣。如:丁巳 丁未 辛巳 壬辰;喜一壬合二丁為制;乙卯 丙子 己卯 丁卯;喜丁、丙化去三乙,皆主貴;但剋害終不免。」大概而言,七殺居於歲干若無制化身弱,多是夭折之命。若身旺有制伏,亦主少年多災、多病養育不易,且主祖父六親中間多有凶死者。歲干七殺為大凶神,其有用於日主者,要求極嚴,殊為不易。一要財星滋助;二者印綬轉化;三要通根;四要日主生旺;五要刃合;合乎此五者方成貴格。一旦缺陷多是艱難兇險之命!是以歲干七殺大多作凶命看,以其成格、合格極不容易矣。亦正是成格條件苛刻,一旦干支配合得當,則富貴自然,亦非常格可以比擬矣。比如某八字:癸巳 甲子 丁酉 甲辰;此一八字真是歲德格也。歲干七殺引旺歸祿月令,終生當權。且歲殺又自坐貴地(註:癸水之“天乙貴人”在巳),兩印轉化,日支財星生助,時支深藏傷官合殺,要件一一全部成立而合格,是以貴至國家元酋。又如:甲寅 己未 戊午 壬子;此一男命,年干七殺坐祿自旺,時上財旺生殺,喜月令刃星相合,日干自坐帝旺羊刃之鄉而生旺,全體合格。雖然出身貧寒農家,但吃盡千辛萬苦後兩奪奧運會冠軍,正是「寒門貴子」之造。又如:庚申 己卯 甲寅 丙寅;此造身殺俱自旺純粹,時干食神制殺,月干財星滋殺,走南方食神旺鄉,假殺為權柄大發富貴。

  三、天元坐殺

  天元坐殺如:甲申、乙酉之類,天元坐殺最要生於身旺之月或印綬之月。生於身旺之月,身旺可以敵殺取貴,生於印綬之月,殺生印綬亦作上論。天元坐殺最忌生於財旺、殺旺之月,如無制化再行財、殺旺鄉,為人目光兇狠,恐多殘疾;且因性情兇暴、奸貪而易有牢獄之災。若逢魁罡三刑疊現凶神惡煞,輕則牢獄,重則凶亡。《三命通會‧明通賦》云:「坐殺乃甲申、乙酉等日,柱中無土為身清,行寅、卯運大發財祿。此格喜印綬,忌正官、食神犯之,非身清則下等命也。」

  大凡七殺乃日主天敵,日主為我肉身,七殺無制化則剋害我肉身,則我肉身遭受破壞,必是疾病纏身或是軀體不全、器官殘疾等。日坐七殺,七殺直接攻身,所以最忌重犯。日支為夫官妻宮所在,不論殺神是否轉化,必主夫婦動手打架,嚴重者肉體會受傷。

  大凡官、殺與印相生又與財相生,凡格局中身主專旺,形成財官、財殺、官印、殺印配合成格者,皆作佳命看。殺主武功,官主文治;官、殺俱備務要印綬轉化,則文武雙全可為國家柱石。天元坐殺,局中再混雜官、殺無制合者,凶多吉少。天元坐殺,地支成殺局助者,棄命從之則作大貴格論。
 
  四、時上一位貴格

  《淵海子評‧喜忌篇》云:「若乃時逢七殺,見之未必為凶;月制干強,其殺反為權印。」時上一位貴格,依時干透出七殺為主(時作殺不遭剋伏者亦是),只要一位,日主自旺,年、月有食神制伏,便作合格看。時上七殺年、月再遇,多主辛苦勞碌。凡制伏太甚宜行殺旺鄉,制伏不力宜走食神之地補足力量;食、殺均衡而日主弱者,宜運扶身。

  《淵海子評》對時上一位貴格極其重視,其喜忌大致與月令偏官相類似。比如古例丞相命:壬午 庚戌 甲午 庚午;身殺俱弱,食神制殺太甚,喜運走北方水鄉,去食扶身護殺,是以大貴。又如:己巳 丁卯 丙午 壬辰,時上壬水為貴氣,月干丁刃合殺為權,又年干傷官制殺,制伏太甚,身主又強,運向北方殺旺之鄉發跡。又以月令正格來看此命,月令卯木正印取格,逢印看殺,時干透殺,印格成立。取時上一位貴格評論,月令逢印亦成立合格。此一命從月、時分別取二格議論,左右逢源全部合格成立,富貴必然。又如此一男命:壬寅 丁未 戊寅 甲寅,時上七殺當權自旺,天元坐殺,二殺不雜官星而純粹,喜日主生於六月火土司令,其極厚實足堪擋殺,又喜丁火印星透出護身;一點壬水滋潤燥實之土不作破印生殺看,是以年輕有為任某省廳長。

 時上七殺以天干來看有十位:
 1. 甲日庚午時:殺居敗地又是日主死地,月通殺旺時令,運宜身旺之鄉;月逢春冬,運宜西方取貴。
 2. 乙日辛巳時:殺星衰弱內有傷官合殺,多剋子息。宜歲、月引旺殺神,運走身旺、印綬之鄉取貴。
 3. 丙日壬辰時:殺神坐庫自旺有氣,生春、夏月,身食俱旺,宜西北運扶殺,作貴格取例。生秋、冬殺星恃天時之旺,務要食神有力護主敵殺;若無食制身弱,多是夭命。(丙申日生壬辰時於秋、冬,多夭必驗。)
 4. 丁日癸卯時:敗地逢殺,一無所取。
 5. 戊日甲寅時:只要身主自旺,歲時透庚或丙、丁、己字者,都是大格。比如:甲午 丁卯 戊寅 甲寅;此為某華人協會主席。又如一女命:壬寅 甲辰 戊寅 甲寅;少年富貴出眾。總之戊日甲寅時身健者,貴命極多最驗。
 6. 己日乙亥時:歲、月有火印都作好命看。若己卯日合成本局棄命從殺,貴不可言。局中財旺水盛,多凶夭命。
 7. 庚日丙子時:死地逢殺,殺亦無氣,身殺兩弱,年、月無救,必是飄蕩之命。
 8. 辛日丁丑時:殺旺有氣取貴,歲、月透丙官、殺混雜,雖貴晚節不保。
 9. 壬日戊申時:身殺俱長生,歲、月透食神甲木降殺,必貴,但多風波。生冬月,運行南方魁名天下。
 10. 癸日己未時:殺太盛多凶;冬月身旺平平。春生食、殺爭戰身弱者夭。生秋月印生當令亦不濟事,以癸水太弱虛不受補,殺旺全來剋身,苦命、凶命難逃氣數。

望暘容雪附註:《神峰通考》之“時上一位貴格”

  曰:時上一位貴格,蓋取時上一點殺星。若日干生旺,時上有殺,則用之為時上一位貴。若身旺殺衰,喜殺旺運,富貴多子,蓋殺乃男命之子星也,身旺能任其子也。若日干弱,時上殺旺,怕行殺旺及財運,正謂:「時逢七殺趕身衰」,則主貧賤無子。殺能剋身,不能生子,正謂:「時逢七殺本無兒」。若時上有殺,亦要先安置殺星,或制去之,或合去之,方可用月上用神。如不曾剋制此殺,即當把時上殺取為用神,月上雖有印星、財星,亦不能用。故格格推詳,以殺為重。前人立言,說不分明。

  補曰:時上偏官,即時上一位貴格也。如陽見陽干,陰見陰干,相剋是也。透出為妙,只許一位,四柱不許再見。若年、月、日又有,則為辛苦勞碌之命也。要本身自旺如:甲寅,自生如:甲子之類,又要有制伏,有制則為偏官,無制則為七殺。又要制伏得中和,一位七殺,卻有兩三位制伏,是為太過。雖有學問,不榮仕路,乃是貧寒一老儒。故《喜忌篇》云:「偏官時遇,制伏太過,乃是貧儒。」四柱制伏過多,要行七殺旺運,或三合得地,可發。若原無制伏,要行制伏之運,可發。如遇殺旺,無以制之,則禍生矣。則偏官為人性重,剛執不屈,傲物自高,膽氣雄豪。月偏官亦然。

  又補曰:食神制殺,化鬼為官,因宜權貴。所謂:「食居先,殺居後,功名兩全」是矣。羊刃合殺,變凶為吉,亦能權貴,所謂:「甲以乙妹妻庚,凶為吉兆」是矣。

  又補曰:食神制殺,不宜逢梟,逢則有禍,故曰:「食神制殺逢裊,不貧則夭」。羊刃合殺,不宜財多,財多必咎。故曰:「財生殺黨,夭折童年。」

  又曰:食神固能制殺,而傷官亦能制殺,但傷官不如食神之力。夫羊刃固能合殺,而傷官亦能合殺,但傷官不如羊刃之勢顯。陽日傷官能制殺,而不能合殺,如:甲日見丁為傷官,能制庚金之殺,而不能合庚是矣。陰日傷官能合殺,而自剋制殺,如:乙日見丙為傷官,能合辛金之殺,自能制辛是矣。

  又曰:殺一也,其能馴服為用有二,制與化是也。制殺者,食神也,所謂“服之以力”也。化殺者,印綬也,所謂“服之以德”也。與其制之以力,不若化之以德,故《通明賦》云:「制殺不如化殺高。」制化不可並立,有制不必有化,有化不必有制。倘若化神弱,制神強,施恩有不足之怨。化神旺,制神衰,臨事無禁制之能。

  古歌云:「時上偏官一位強,本身健旺富非常。年、月並無官、財、殺,獨於時位最相當。」;又曰:「時上一位貴,藏在支中是。日主要剛強,利名方有氣。」

  補曰:此言時支偏官,如:甲逢申時,乙逢酉時之類,乃藏在支中者也,日主強旺,名利必振,惟忌身弱,百力不能勝也。

  又曰:「時上偏官喜刃沖,身強制伏祿豐隆。正官若也來相混,身弱財生主困窮。」
 
  補曰:時上偏官,如:甲日見庚干,乙日見辛干之類,不怕沖刑羊刃故也。《繼善篇》云:「時上偏官喜刃、喜沖。」日主生旺,年、月有食神制伏,所謂:「食居先,殺居後,功名兩全」,爵祿豐厚。不要正官來混,有兄不顯其弟,加以身勢衰弱,財生殺黨,必主貧寒困苦,所為不遂。

  又曰:「時上偏官一位強,日辰自強貴非常。有財有印多財祿,註定天生作棟樑。」

  補曰:時上偏官,只喜一位,四柱中不要再見。日主自旺,如:甲寅、乙卯,或生於寅、卯月之類,則身殺兩強,富貴過人,有財則時殺有根,有印則化殺生身,財馬、官祿,自然興旺。

  又曰:「時逢七殺是偏官,有制身強好命看。制過喜逢殺旺運,三方得地發何難。」

  補曰:時逢七殺,乃是時上偏官格。身旺有制,如有一位殺,則有一位制,乃是貴人。文章振發,當作好命看。若有兩三位制,則為制伏太過,逢殺旺三合,得地之運,其發達也,勃然不可遏。苟制伏太過,而又不能行殺旺之運,雖文過,終不能顯。

  又曰:「原無制伏運須見,不怕刑沖多殺攢。若是身衰惟殺旺,定知此命是貧寒。」
 
  補曰:偏官有制伏,不宜運再見。若當生原無制伏者,喜行制伏運,月上偏官,怕刑沖多殺之攢。時上偏官,不怕三刑、六害、羊刃沖破,多殺攢聚,惟喜身強殺淺。若是殺重身輕,終身有損,縱不夭壽,定是貧寒。

  又曰:「時逢七殺本無兒,此理人當仔細推。歲、月、時中知有制,定知有子貴而奇。」

  補曰:時上偏官建祿,主剋子。或歲、月中有食神制伏,或刃合,不惟有子,而且貴。故曰:「時上偏官有制,晚子英奇。」

  《四言獨步》云:「時殺無根,殺旺取貴。時殺多根,殺旺不利。」

  補曰:且如:庚用丙為殺,生於寅,旺於巳、午,庫於戌,乃殺之根也。《格解》以財為根,亦是。若時干虛露,既無根氣,又無財生,運行殺旺,富貴可得,如三合得地,既多根氣,又有財生,再行殺旺之鄉,反不利,而貧苦者多矣。

  五、棄命從殺

  若八字當中,殺神透出結黨成局而呈獨大之勢,日主衰弱不堪虛浮,又無印綬、比劫扶助,則作棄命從殺論。若印綬、比劫有強根栽培,日主有依則不可作棄命論。要強調的是,棄命從殺格中關鍵要看印綬意向如何。要知道,印綬一方面可以泄耗殺氣生助日主,另一方面印綬也可當傷、食來護殺。當局中印綬歸祿長生通根之時,則印綬自然獨立可以泄殺神氣勢來轉生救助日主,則依然按殺、印格局看,若印綬衰微依倚七殺,則子(印)從父(殺)就自然成為護殺之神,這種情況作棄命從殺論。從殺格棄命得印綬護殺,其貴尤甚;走傷、食運照樣發貴。

  從殺格成立要二者條件:一者日主虛浮;二者七殺猖狂獨大。最忌日主栽根以身敵殺,也忌傷、食沖對殺神,則必有大難。《三命通會‧六神篇》賦云:「七殺用財,豈宜得祿。」其釋曰:「此言殺旺太過,日主無依又加用財生殺,則日愈弱而殺愈旺矣。當之不能,遠之不可,只得棄命相從以免侵凌之患。運行財殺旺地,不易始從之心;一遇歲運歸祿,日主恃強乃與殺戰,以寡敵眾其能勝乎,凶可知矣。」從殺格中以印護殺最為上乘;其次財神黨殺;最劣者局中雜有虛浮比、劫或傷、食者,則以常格論。

  棄命從殺格局,最要講究日干剛柔。陽干從殺較為少見也較難成立,陰干從殺比較常見也較容易從殺。陽干從殺成格,雖主富貴亦恐心術不正,或不得善終或者早夭。陰干從殺合格者,則主富貴唾手可得且功名長遠。古歌云:「五陽生日全逢殺,棄命相從壽不堅;如是五陰逢此地,身衰殺旺吉堪言。」又云:「西方金位坐臨柔,不怕休來不怕囚;鬼殺生旺多發福,功名催促上瀛洲。」

  從殺格首看日主自坐之支,坐支為日干長生祿旺之鄉,絕無從格可言。陽干只要柱中或身下有一絲根基,則亦不作從格論。陰干坐下餘氣墓庫等淺弱之根,只要局中沖去合化而殺黨成局,亦可作從殺論。比如:丙寅、丙戌、丙午日,丙火自坐長生、帝旺、庫墓之地,絕無從殺格一說。又如:癸丑日癸水自坐餘氣之地,但只要局中土神司令成黨,亦可作從殺論。

  關於甲木是否能從殺,《三命通會》云:「“棄命從殺論剛柔”。言棄天干從地支,隨五行性情,陰干從地支,殺純者多貴,以陰柔能從物也。陽干從地支,殺純者亦貴,但次於陰,以陽不受制也。水、火、土、金皆從,惟陽木不能從,死木不受斧斤,反遭其傷故也。」其說以為甲木無從殺之理。

  乙木從殺,只有乙酉、乙丑、乙巳三日為主,月令、時支皆逢酉、丑、巳字,殺星元神辛金透出皆作從殺論。乙卯、乙未、乙亥此三日無從殺之理。乙木從殺格是諸從殺局中最上乘者。《三命通會》云:「乙日秋生官最強,喜逢辛殺反榮昌;蛇牛宜見嫌南火,微水扶持人廟廊。」;其釋曰:「乙日秋,官本庚,宜見殺則利;無殺雖功名,未若殺而易成。若官、殺互見,遇印綬則無嫌,孤庚無殺則名利進退,或白身異路之擬。今世達官多用殺,故殺勝官。若遇丙火及土,無印入南不吉。」比如民國許世英造:癸酉 辛酉 乙丑 辛巳;此一八字,特別適合《三命通會》此一詩訣。

  關於許世英造,韋千里的《千里命稿》、林庚白的《人鑒‧命理存驗》中都討論過此一命造,兩人皆以為身弱用印化殺來論為妥;而以為作從殺格看頗為牽強,尤其是氏中運走戊午、丁巳旺火地升官發達,更是犯從殺格之大忌。按此來看兩氏論命皆非大家之見,亦可看出民國人士在數術上的低劣程度。此一從殺格有印星護殺最為上乘,運行南方傷、食之鄉,原命有印護殺去食存財,財旺生殺而殺星越旺,是以升官進職不可言述。大凡用神得十神護衛,雖行忌神之地也無妨仍作吉運看。比如:甲木生於酉月,局中有壬、癸浮水印衛官,運行南方傷、食之鄉亦作好運看。緣印能制傷護官星,原局難破。所謂:「甲生八月祿當時,最怕卯、丁來破之;誰信北行終富貴,運南有水亦能之」是也。

  丙日從殺,以丙子日為主,丙申、丙辰兩曰次之;丙寅、丙午、丙戌此三日絕無從殺說;丙日從殺較為少見。

  丁日從殺也頗為稀少,以丁亥日為主,格局亦不高。大凡丙、丁日殺勢猖狂,一有印星就作殺、印,官、印議論,運東南鄉發達。其殺旺印淺水盛木浮,濕木不生火;縱有殺、印之名再運走北方水地,則多災、多貧必然應驗。

  戊日從殺格以戊寅日為主,生於春令局中不可見一絲火星方可成立。若生於春令見丙、丁火露出者必作殺、印推,運行南方作高命看,十不失一。戊日未月縱局中亥、卯、未成局也不作從殺看,以身強官旺議論,要印綬助身方可大貴。

  己日從殺格較多見,以己卯、己亥、己未三日為主,生於卯月最佳;其格較之乙木從殺格稍次。

  庚日從殺,以地支寅、午、戌火局透出火神為主,但恐夭壽。若地支伏火不透殺星而透土印者,火旺土焦,平生也多勞碌凶險。

  辛日從殺,極為少見。

  壬日從殺,以巳、午、未月為主;戌月水旺進氣不論。壬寅、壬辰日則作壬騎龍背看。

  癸日從殺,以癸未日為主;生於巳、午、未、戌、辰月,只要火、土成局悉可合格。

  六、論七殺取運
  
  偏官取運,即以偏官所成之局,分而配之。殺用食制,殺重食輕,則助食,殺輕食重,則助殺,殺、食均而日主根輕,則助身。忌正官之混雜,畏印綬之奪食。

  殺用食制,即食神制殺格也。不論殺輕食重,或殺重食輕,均以身強為第一要義。殺剋身,食洩氣,以敵制敵,非身強不能用也。身主強健,殺旺食強,極為貴格,若身主弱,則非用印以制食化殺不可。如四格無印,決非美造,至於身主強,而殺重食輕,喜行食、傷制殺運,忌官混雜,畏印奪食,忌財生殺。若殺輕食重,官、印、財運非特不忌,且為所喜矣。

  殺用印綬,不利財鄉,傷官為美,印綬身旺,俱為福地。

  殺用傷官,行運與食同。七殺用財,其以財而去印存食者,不利劫財,傷、食皆吉。喜財怕印,透殺亦順。其以財而助殺不及者,財已足,則喜食、印與幫身;財未足,則喜財旺而露殺。

  殺帶正官,不論去官留殺,去殺留官,身輕則喜助身,食輕則喜助食。莫去取清之物,無傷制殺之神。

  殺無食制,而用刃當殺。殺輕刃重,則喜助殺,刃輕殺重,則宜制伏。無食可奪,印運何傷,七殺既純,雜官不利。

附錄:《八字講義》之七殺格

    月令七殺或年、月、時干支得位,不宜重見,又須日主健旺,得食神相制為貴格。或月令七殺,身主衰弱得印化之成殺、印相生亦為貴格。

  一、七殺之太過及不及:

  太過:日干弱,七殺天透地藏得時、得勢又不見食、傷制伏。財多生殺又不得比、劫幫身。
     日干強,七殺天透地藏復有強印,而成殺生印,印生身,日主自旺其身。

  不及:日干強,食、傷重而無財星通關滋殺,制殺太過。印星多,七殺洩氣過甚又不見財破印生殺。

  二、七殺格之成敗:

  成格:日干強,殺重有食神制殺。殺弱有財滋殺。
     日干弱,財生旺殺而有陽刃合殺或幫身劫財。殺旺有印綬化殺滋生日元。

  破格:日干弱,不足以敵殺而復有財生殺。殺旺印弱而見財破印。殺旺,食、傷重使日元剋泄交加。
     日干強,殺泄印多而不得財生殺壞印。殺弱食、傷旺,制殺太過而沒有財星通關或印星護殺。自旺月令地支七殺遇刑沖。

  三、七殺之喜忌

  七殺格,月令地支透出天干,均喜日干旺得印綬化殺生身,或天干透食神相制或得陽刃合殺。身殺兩停最宜食神制殺。日干稍弱沒有印,食、傷、刃制合,則喜比、劫幫身。日干強殺弱,喜財滋殺。官、殺混雜喜去官留殺或去殺留官以清之。凡原局具有以上的情勢,而再沒忌神破壞者都可以顯貴格,如逢喜用歲運必然發貴發富。七殺用刃,日干弱而財滋旺殺無食制或印化或有食制而財重則可用羊刃幫身劫財,則殺反為我所用而顯貴。殺無食制全持身強方能敵殺,身強必是用刃也,然刃輕殺重,仍宜制殺之運,原局無食,印運亦佳。

  七殺格,凡月令七殺天透地藏者均忌身弱並忌財滋旺殺,正官混雜及地支刑沖不當,如原局沒有喜用神的干支救解就是凶局,若不貧賤也必夭亡。殺以攻身似非美物,而大貴之格多存七殺,蓋控制得宜,殺為我用,如大英雄、大豪傑似難駕馭,而處之有力則有驚天動地之功,忽然而就,此王侯將相所以多存七殺也。

  例如:癸未 辛酉 乙酉 丁亥;殺旺食強而身健極為貴格。

  例如:壬午 癸卯 己巳 辛巳;殺用食制不要露財透印,因財能轉食生殺,而印能去食護殺,但財先食後,財生殺而食制之。

  例如:壬辰 甲辰 丙戌 戊戌;食太旺而印制之。若殺強食淺而印露制食則破格。

  例如:丙寅 戊戌 壬戌 辛丑;七殺用印,印能護殺,本非取宜(印制食護殺)而殺、印有情,亦為貴格(殺、印同通月支)。

  例如:辛卯 辛卯 癸酉 己未;殺重身輕,用食則身不夠強,不若用印,即印不通月令,亦為無情而有情,格亦許貴,但不大耳。

  例如:戊戌 甲子 丁未 庚戌;七殺用財,財以黨殺本非所喜,而或食被印制,不能伏殺而用財以去印,則食不受制而能制殺。

  例如:戊辰 甲寅 戊寅 戊午;殺旺身強而無食制殺,專以印為用。

  四、七殺格行運之判斷

  - 日干強,原有制伏,如制神強於殺神,行運再遇制合(以食制殺或刃合殺)則難以發貴而為貧儒。原有制伏,如制神弱於殺神,行運再遇制鄉則可以發貴。
  - 殺淺,行財、殺運,以生扶殺神可發貴發福。忌再行印、比之運。
  - 殺淺,食重,宜行財運泄食神生殺通關調和。如七殺和食神的力量相等,則宜行印運化殺生身制食為妥。
  - 官、殺重,取食、傷為用,以食、傷之運為得,官、印之運為失。
  - 印多,取財為用,逢傷、財運為得,官、印、比、劫運為失。
  - 比、劫多,取殺制劫為用,逢財、殺之運為得,以印、比之運為失。
  - 日干弱,殺旺,行運遇印鄉必貴,如遇財殺旺地,則立刻生災惹禍或貧賤不堪。
  - 殺旺,而原局有制化,歲運遇財、殺旺地,亦無大災禍,倘原局無制化,行運再遇財、殺旺地必有生命之危。
  - 殺旺,用印綬化殺生身,最忌行運見財星壞印,得印綬、比、劫幫身為好,行財、官運為失。
  - 食、傷多,取印星為用,逢印運為得,食、傷、財運為失。
  - 財多,取比、劫為用,逢印、比之運為得,傷、財之運為失。
  - 七殺局,原局官、殺混雜。日干弱,行運得劫刃合殺或日干強行運得食神制殺也發貴。若得比肩合官,傷官制官,去官留殺也可發貴。若原局官、殺混雜而去留得宜而轉清,但行運遇制合去其取清之物,則不是去官休職,也必貧病交侵。

  五、七殺之性格

  實力方面:代表威權,勢力,競爭。

  人事方面:代表敵人,小人,惡勢力,苛刻的長輩上司。

  性情方面:代表叛逆,敵對,剛烈,偏激,嚴肅而好勝。

  優點:為人有志氣,富進取心,做事勇敢果斷,不畏艱難,生性嫉惡如仇,見義勇為,抑強扶弱,言出必行,不善虛偽客套,具有革命性與叛逆性,勇於突破惡劣環境,開創新機,舉止威嚴有權,能得子女部屬之敬畏,有領導才能。

  缺點:有時做事過於激進,使人難以容忍與諒解,因此很難交到長久的知心朋友,多年友誼很容易一日之間反目成仇,由於競爭心強,較易樹敵致禍,有時性極好勝,甚具報復心,很容易鑄成大錯。或因時常不滿現狀而突破創新,所以一生變動很大,甚難穩定,適宜競爭性與破壞性的事業。

  六、專論官、殺混雜及其去留行運

  我們首先要明白何為官、殺混雜,如:天干甲、丙、戊、庚、壬為殺,而地支卯、午、丑、未、酉、子,實為殺之旺地,而非混雜,如:天干乙、丁、己、辛、癸為官,地支寅、巳、辰、戌、申、亥乃官之旺地,非相混也。如:干甲、乙,支寅;干丙、丁支巳;干戊、己支辰、戌;干庚、辛,支申;干壬、癸支亥,以官混殺,宜乎去官,如:干甲、乙支卯;干丙、丁支午;干戊、己支丑;干庚、辛支酉;干壬、癸支子,以殺混官,宜乎去殺。

  如官、殺混雜,宜去其一以清之,去官留殺或去殺留官,如陽干可用比、劫合殺而去,或用食神合官而去之;陰干可用傷官合殺而去之,比、劫合官而去之,不論去官留殺或去殺留官,只要去其一自然留一,不要管他合而留之或合而去之。

  又正官本忌帶食、傷,如殺混反而不礙。又其命中用劫合殺則財運、食、傷運,身旺印綬運亦可行,只要不再復見七殺。又其命中用傷官合殺,則食、傷與財運俱可行,而獨不宜逢印。

  1. 合殺留官

  例如:甲辰 己巳 戊辰 乙卯;戊土生於巳月,日主未嘗不旺,然地支兩辰、一卯,木之氣亦足,喜其合殺留官,官星坐祿,更妙運途生化不悖,以早登雲路。

  例如:癸亥 戊午 壬午 己酉;此造旺殺逢財,喜其合也,妙在癸水臨旺,合而不化,戊土不抗壬水,如合而化則化火無情,仍去生土,由此以推運去東方木地,早年得志,運轉北方水地,去財護印,平步青雲。

  2. 合官留殺

  例如:戊申 癸亥 丙午 壬辰;此造日主雖坐旺刃,生於亥月,究竟休囚,五行無木,壬、癸並透,支逢生旺,各立門戶,喜其合去癸水,不致混也,更妙運走東南木火,一生順遂。

  例如:戊午 癸亥 丙戌 壬辰;丙戌日元,生於亥月辰時,沖去庫根,壬、癸並透,喜其戊合,去官留殺,更喜年逢刃助火虛有焰,更妙無金,而運走東南。

  3. 官、殺混雜

  例如:壬辰 壬子 丙寅 癸巳;此造壬水當權,殺、官重疊,最喜日坐長生,寅能納水,化殺生身,時歸祿旺足以敵官擋殺,更妙無金,印星得用,殺勢雖強,不足畏也,更妙中運走南方去官、殺之混。

  例如:甲子 乙亥 己巳 丁卯;此造官遇長生,殺逢祿旺,巳、亥雖沖破印,喜卯木仍能生火,到寅運合亥,化木生印有情,鵬情直上,庚辰、辛巳制官化殺,名利兩優。

  例如:丙午 丁酉 辛丑 己丑;此造年、月官、殺齊透,但金生酉月,酉、丑會金且印透出,身旺乃喜殺、官之剋,到辛丑運合官留殺,地位提高,到壬寅、癸卯運,去殺留官,支逢財生,富貴齊來。

聲明:本站內所有命理相關文章均為「望暘容雪」所編寫、校正、排版之文字,未經筆者之同意,請勿複製轉載,若有局部引用也煩請註明該文章原出處網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