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音樂命理‧關津 Music-Fate/Wharf
關於部落格
    從已知的數理規則與理論衍繹,尋找橫跨未來生命運作的渡口,經過多年的研究案例,提出值得信賴的命學理論,縱無師亦可自通..........
  • 4011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 用神與忌神辨正(下)

  一個的四柱中如果是純土,日干屬水,則為殺重身輕。日干屬金,則為土多金埋。日干屬土,則為比肩太重。若以土為諸格之病,喜木為藥治其病。如用神為食神、傷官,印星為病,以財星為藥治其病。如果用為比肩,官、殺星為病,以食神、傷官為藥治其病。如果用神為財星,比、劫星為病,以官、殺星為藥治其病。諸如此類,都是選用神的基本原則。
 
  在選用神的時侯,四柱中還往往會有病重藥輕、病輕藥重的現象,遇有這種情況,就要靠流年、大運、小運及命宮中的干神來補之不足,來平衡。還有四柱干支中五行不全,但用神正好是所缺的一行,但仍然可以用缺的那一行為用神,如四柱中天干一氣為木,地支有水、土、火,無金,若要以金為用神,仍可選金為用,以金制木。但無金怎樣制呢?這就要人為的調動工作,或者名字中加金。當然,也可以以火用神,因火可以泄木之盛氣。

潘昭佑注:這種以日干五行力量的強弱為依據,以日干五行與其他干支五行力量平衡為理論原則,以扶抑為方法,是古今約定俗成的基本論命系統之方法。這種方法的論述已清楚明朗,按理一般學者都能學懂而能掌握運用,那為什麼千年以來古今的大多數大師學者卻為掌握不了八字的預測而煩惱求索呢?是不是這種基本論命系統的方法中某個環節有誤區,或者基本理論的依賴有偏差呢?今天八字學術的局面有如盲人摸象般的紛亂,此無疑說明了古今約定俗成的基本論命系統的方法存在問題。照理說其如果是“正確”的指導原則,則眾人的看法將會是一致的,只有“錯誤不完整”才會造成多種多樣的觀點。

  《四柱命理正源》的作者劉文元論用神為:「作用產生一個合力點,這個合力點便是命局的用神所在。所以在一個四柱中只能有一個用神。」。這種認識不著邊際,說明作者對用神沒有一點正確的理論認識。

  最滑稽的是《命學大成》的作者席學易,讀其作者簡介就可知其人已能通神,已經不是人了。你既然已能通神,已經不是人了,那麼還學易幹什麼?其書中給用神的定義是:「用神即有用之神。」。其人一套測命方法來自李涵辰的新法,李涵辰的新法了解的人很多,因為從學於李涵辰的人很多,大家知道李涵辰的新法中沒有論命的理論內容,甚而人生大事、重要內容、基本內容一件都測不出來,論細節應事的方法中由於沒有理論基礎而錯誤很多,因此論應事也是時準時不準。席學易就憑這套方法而自稱是《命學大成》,真沒有語言可以用來描述此位人士了,其對八字命學的無知已到了麻木的地步。

  新法是好的思路,加上正確的理論,運用在細節應事上真是精妙,見下《干支象損益法》詳論。那麼究竟什麼是用神呢?八字為一個太極,其中蘊藏陰陽二氣,陰陽二氣的同時存在則八字所代表的生命體就存在,陰陽二氣中有一氣消亡則八字所代表的生命體就不存在。在陰陽二氣的對比中有強弱之分,凡是有助於陰陽二氣趨於平衡的五行,就是命局的用神。凡是有助於陰陽二氣趨於不平衡的五行,就是命局的忌神。用、忌神的存在都不是單一的,而是陰陽二氣兩個陣營的對比,其中心是平衡和不平衡,其表現形式是扶抑,助用制忌而吉,助忌制用而凶。這就是張神峰的病藥之說的形式,而張神峰的病藥之說的內容卻偏離了正道,這也是張神峰苦惱的原因。
 
望暘容雪附註:潘昭佑對於《干支象損益法》的看法如下:「盲派對干支類象的精道運用:『八字屬干支類象概念。類象中分本象、物象、事象、現象、意象、法象。盲派方法中對干支所主的事象、物象的深入細緻的理解運用真是讓人折服。這不是說盲派命理有多高明,在論命中,盲派命理在論命本身上不見長,只是在干支取象論應具體事物上比較細緻深入。有一個基本概念必須區分,八字預測中論命和論應事是兩條路線,是兩種思路。論命是在太極一體理論、兩儀陰陽理論、四季四象理論基礎上,確定命造的總體情況,具體確定富貴、貧賤、吉凶、夭壽等命之主體內容。論應事則是干支組合而有的應事形式。如論結婚應期是干支組合而決定的,無論是富貴還是貧賤,多數都有結婚應期。但能推算出結婚的應期,卻無法確定命造的富貴貧賤。又如夫妻關係是干支組合之象決定的,富貴人也會夫妻不和,貧賤人也會夫妻不和。這只是應事形式的推算,與論命無關。

  這裡所說的是以干支本身和其組合之象論應事方法中取象應斷的方法。我們不知道先賢編盲派命理時是出於什麼考慮,簡化了論命的主要詳細的內容。而論命的理論與方法較之於論應事的理論與方法卻簡單易掌握的多。可能先賢考慮到盲人的社會地位,覺得沒有必要傳盲人論命的內容。也可能是先賢不願傳上乘理論,總之,盲派命理中論命的內容是缺乏的。可見盲派的預測對象是對百姓的,百姓不論富貴基本都一樣,只是生活內容變化而已。

 1. 本象的準確理解:天干以氣論,地支以實論,盲派方法中多論地支之實。地支之實的定性內容來自於後天卦,也就是干支所表示的數、象的本質規定及其陰陽的相互影響。

 2. 以存在及存在狀態為前提:盲派方法中以某字出現論其字本身作用,以存在論相應資訊的存在,以有無論相應資訊的有無。這也是論命中資訊的前提。但在此基礎上應加入存在對局中二氣的影響,對平衡的作用,以及其旺衰而產生的影響程度。

 3. 針對某字的劃分詳細:從命盤概念演化出,對每個字的存在變化以其字在後天卦中固有的規律論。因後天卦中每個字都有其內容,有其自身的變化規律,如以年命推算方法就是這樣。若以年支字推演一些固定資訊,很少用到其他干支的影響,也能反映一些固定資訊,這是年命字為主,有其共性所至。

 4. 結合物象的專長:對干支的理解與生活中具體事物的結合應用是盲派方法中已被相對明確固定了的方法。盲派方法在此象上的掌握運用上非常專長,所以才有盲派在具體物事上的神奇判斷,這也是其理論論命方法上不太細究的問題。這雖然不是論命的主體,但卻是論命中全部資訊的要求。盲派對支的物象的細緻運用與新派方法的天干象損益論應事因果細節有異曲同工之妙。整體為干支象的損益方法,是論命整體不可缺少的內容。』


  象數理占的統一反映萬事萬物的過去、現在、未來的狀況。八字推命中命是時點上的地理與天時天氣的狀況。時點的記錄以干支,所以,以干支類象論吉凶應事就為論命的重要方法。有是象則必有其相應的事,有是事則必有其相應之象。以象論命在理論方法上分兩條路徑,也是有所側重,兩者關係是體用的關係。一是以太極、兩儀、四象之理論主體,以天時運轉、陰陽變化為方法,論富貴、貧賤、夭壽、吉凶。一是以後天卦為用,以干支陰陽定性的本象、物象、意象及組合之象、作用關係、宮位成象論應事、應事形式和應事細節過程。這主要指干支本象陰陽吉凶應事、干支作用關係對陰陽的影響吉凶應事和應事細節過程。兩種是理論上統一不可分割而又是有所側重不同的方法。本文所論的是後者,而前者之論歸納於《論富貴貧賤》一書。

  體為根本、用為變化,沒有體怎麼論用?現在一些術家因弄不懂命理而推崇盲派,而又捨棄了盲派中陰陽理論部分,把本來已簡化的盲派命理弄的不成命理,還以大師自居,這豈不是在侮辱論命學術?
以組合之象論應事的方法又分:重易理和不重易理的部分。所謂不重易理的部分是指八字中有些資訊是以存在有無而論的資訊,如論兄弟姐妹、子女數量、婚姻等,這是資訊以存在論,不論富貴、貧賤、夭壽、吉凶,只以有無而論有無。不論是什麼人,多數是會結婚的,成婚只是婚姻宮的字的存在狀況被作用。不論是富貴貧賤,六親關係是人之常情,就六親的存在與關係都是一種論法。五行相戰則必有其本象上的應事內容,只要局中存在則必有其本象上的應事,金木相戰、金火相戰、火水相戰、水土相戰、土木相戰是存在決定了內容和形式,其認識方法在存在有無上論,口訣為:“有無定有無,旺衰論有無”。凡是牽涉到吉凶和吉凶程度的應斷都必須以陰陽衡量。
 
 1. 以陰陽成象論富貴、貧賤、吉凶、夭壽,結合干支組合作用方式確定內容和形式。
 
 2. 以五行、干支、宮位、神煞、十神刑沖合害墓空論象,確定應事內容和方式,根本吉凶以陰陽論。
 
 3. 《四柱取象斷法》所運用的理論和方法:
 
   太極理論。
   陰陽理論。
   四象變化運用方法。
  後天卦象運用方法。
  組合作用成象應斷方法。
   干支象損益因素應斷方法。

 4. 《四柱取象斷法》的指導思想:在陰陽理論基礎上,運用作用關係的規定,以簡化、簡潔為指導思想,力求明朗、直斷。


  乾例:乙巳 丙戌 辛亥 戊戌(時)

  段建業斷:火、土成勢,亥水受制。在盲派中,亥中水、木為財及財的原神被制,所以是個發財命,壬午運,水被制,發財數億。

  潘昭佑注:此造因為有亥水而能發財,因亥水被制而不發財、有凶。而此局辛生戌月,火、土同行,用壬、甲,取富貴,甲貴壬富。壬午運,壬透而富。但此局透乙而被火泄,日支亥被戌夾剋,不是富貴命,而且有凶災,是個無壽而病凶死之命。

  陰陽上丙陽戌陰,干丙助戊為陽,支陰尚好,制丙陽論富。如果不行壬水運,則此八字無富。我們在陰陽基礎上確定亥為用神。

   以組合結合五行、宮位元、十神直斷:巳為官沖亥用神又透丙官,斷不是當官命。
   但以存在論:有過官職和官災。
  以用忌論:火弱有小職,火旺有官災。土為印星剋亥水為忌,斷無高學歷,母無壽。
   以宮位論,亥為用,日支相應資訊理論吉,受制,日支相應資訊理論凶。其組合是吉凶的內容和形式。如亥中藏甲財落夫妻宮,為妻,亥受巳沖戌剋,可知其妻與其結婚前已失身,有過多個男人等等。亥為用,因妻致富,亥受制,剋妻。如亥在日支為身體受制,身體不很健康,巳運在血上有病,表現為中風而身體行動不便。亥為用,其他宮位上字剋制亥水,相應資訊理論凶。結合五行、十神論具體內容和形式。如時柱戊戌為忌,知其子息凶頑不成器等等。
   從五行上論心性,以亥為用,亥為水主智,知其有點小聰明,亥受土剋,知其無才智。

  陰陽是衡量吉凶的依據,知陰陽而知局中喜忌,知陰陽而知五行生剋的作用。上面說了亥為用受制的吉凶判斷,局中土剋水,當知木剋土可救水,可知年干乙木為用吉,年干乙木被火泄,知乙木有凶,火為官,乙為偏財,可知偏財不吉,有官、病災。木主仁,乙木被泄,可知乙木不仁,火剋金,金主義,可知乙木不義。等等。在掌握陰陽吉凶的基礎上,五行、干支象、十神、宮位,生剋制化、刑沖合害破絕空,反映各種應事內容和應事形式,你知道多少基本知識,就可用上多少基本知識的應斷。而不掌握陰陽吉凶,僅憑諸象斷,則像沒有頭的蒼蠅,亂闖亂撞,斷的對錯自己心中都無底。更無法憑象的損益斷應事的詳細細節過程。

  不知陰陽就不知吉凶,就無法斷應事,根本就不可能斷應期。如此造,巳火生戌土為忌,巳實神到位有諸凶之應,巳火運又以戌、亥流年為明顯。但知陰陽吉凶、五行生剋之理,則知庚運更凶,應甲、乙流年,又豈要去論大運流年的作用關係?

  古人之大方家無不在陰陽、四象變化上尋求論命根本,只是有些方家沒有把易理在八字中運用地很貼切,這就是袁樹珊探源的煩惱、張神峰病藥說之迷惑的原因。更多的是曲解了子平論日干的本意,而終無法走出誤區。在沒有正確的理論方法可依的情況下,出現盲人摸象的混亂局面。雖有志士努力探索,卻離正道越走越遠。如月氣透干的格局論,本來只是強調月氣的重要性,氣之明朗清純,以陰陽論其平衡,而以日干比較以五行旺衰論平衡則已經錯了,而在此基礎上再細化平衡方式,只是錯的更具體而已。又如十神只是用於落實具體應事內容和應事形式,而以此論平衡、論吉凶,怎麼能不終身疑惑呢?張神峰論病藥的迷惑和苦惱溢出文字,但由於指導理論的錯誤而最終以錯誤結束,子平之隱晦而使千萬愛好者困惑,李虛中的繁雜讓術士迷茫,明清的文人的文采修飾和曲解使八字預測術陷入萬丈深淵。致使多數後人學者不知五行是什麼,還怎麼論五行生剋的作用呢?不知陰陽為道,哪還知道吉凶呢?」


 二、用神的作用
 
  有學者論:古人在不少的書中講:「八字貴以中和」。就是說,一個人的四柱中天干地支陰陽五行俱全,生剋均衡而無病。這種觀點,不管在理論上還是在實踐上都是不對的。《命理探源》說得好:『病重而得藥,大富大貴之人也。病輕而得藥,小富小貴也。無病無藥,不富不貴之人也。』從實踐上看,有大災大難的人往往有大福。就是通常所說的,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相反,有的人,一生四平八穩,無災無痛,無風無浪,只不過是忙忙碌碌、平平淡淡,無所作為,既不富也不貴,何以說,中和為貴?

潘昭佑注:《命理探源》說的就肯定是對的嗎?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有大難而不死,就必有後福嗎?沒有大難就沒有後福了嗎?難道當皇帝的人都必須像朱元璋一樣得先要飯然後才能當皇帝嗎?客觀情況顯然不是這樣。所以《命理探源》說的顯然是片面的,不是命理論斷的根本方法。

  有學者論:用神對一個人來說是至關重要的,它不僅關係到人的前途命運,而且可以決定人的生死。因此,選用神是四柱預測學中最重要,也是最難的一關。用神選得準,用神得力,不但可以制凶助吉,防災免災,而且使人一帆風順,步步高升,富貴榮身。

潘昭佑注:確定用、忌神是四柱預測學中最重要的一門課題,各種方法的運用都必須圍繞用、忌神為中心來展開。但說是最難的一關就不合理了,有的學者說確定日干旺衰是四柱預測學中最重要的一關,日干旺衰能確定,八字就會了一半了。為什麼很多學者會覺得這兩個方面是最重要、最難的呢?八字預測中每一項的預測都是在理論指導下的運用,哪一項不難呢?有方法可尋、能掌握則都不難,沒有方法可尋而不能掌握則都難。這說明上述的用、忌和日干旺衰平衡方法有錯誤,而無法掌握。實踐中發現,日干相對平衡了卻不符合相應的判斷,那麼肯定的是這種平衡判斷方法是錯的或者與根本理論有偏差。

  《四柱命理正源》的作者劉文元論用神的作用為:「用神所在的天干或地支,必須具有通達全域、貫穿全域的能力。用神就好比一座房屋的主樑。」,對嗎?錯嗎?不知道。這好像在論領袖而不是在論八字中的用神。這是不知道什麼是用神而產生的錯誤想像。那麼八字中的用神究竟有什麼作用呢?太極理論規定:「二氣寓於同一太極,彼此以對方的存在為自身存在的條件,一方消亡則對立的另一方也隨之消亡。」八字為一個太極,其中蘊藏陰陽二氣,陰陽二氣的同時存在則八字所代表的生命體就存在,陰陽二氣中有一氣消亡,則八字所代表的生命體就不存在。因此,八字中的用神對生命和生命存在的狀態的吉凶起著決定性的作用。陰陽二氣的性質和人類社會的類比結合而具體到生死、富貴、貧賤、吉凶內容上的劃分。組合的方式表現出內容的存在形式,陰陽二氣的平衡程度決定內容上的程度。越趨於平衡越吉,越趨於不平衡越凶。(註:用神的詳論見《命理金箴》之八字分析之用神。)

 
 三、流通
 
  流通是八字組合的一種方式,是考究干支生剋的最終真實作用時所必須運用的方法。流通中的字有因有生扶不容易被制和因源遠流長而成勢力的特點。這種組合的吉凶看流通最終對陰陽氣的作用,而不是以日干旺衰論。基本上,身弱宜逆流成象,身旺宜順流成象。另外,通關也屬於流通範疇,是解戰的一種方法。反之,流通的紐帶之字被剋而形成相戰,因流通而成的吉凶被破壞,而不是如李後啟所論的從源頭加入反成流通更大的陣勢。
 
  李後啟論:命理上的流通是指命局內或命運歲中的五行互相有生有化而沒有阻礙。五行又叫五氣,所以,也叫五氣流通。由於流通大法為一般命書是涉及得很少,而這又是算命的總綱與根本大法。

潘昭佑注:流通只是判斷五行作用結果的一種方式,尚且說明不了吉凶,更不能說是“算命的總綱與根本大法”,論命有此思路,很快會發現自己陷入如黔之驢的無可奈何的境地。

  李後啟論:流通,有順流和逆流兩種方式。命局的氣流是因為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又生水。所以,若以木、火為座標則木→火→土→金→水而一路無阻隔之物,就叫“順流暢通”。若以木為座標而水→木,或金→水→木,或土→金→水→木且一路無阻隔之物就叫“逆流暢通”。其具體到命局和命歲中來就是:

 1. 身旺喜順流。身旺之命直順流到食(傷)或財,或者官(殺)而停者為喜。如身→食(傷)之類象或身→食(傷)葉財象,或者身叫食(傷)→財對官(殺)之象都是順流為喜。

 2. 身旺忌逆流。身旺之命不宜逆流到身、印而停。如:身→身之類的象或印→身之類的象;或者官(殺)→印→身之類的象,或者財→官(殺)→印→身之類的象都是逆流到身為忌。或者都叫作旺氣及身而止。

 3. 身弱喜逆流。身弱之命喜逆流到印、身而停。如:身→身之象;或印→身之象,或官(殺)→印→身之類的象;或財→官(殺)→印→身之類的象,都是逆流到印、身而止為喜。

 4. 身弱忌順流。身弱之命不宜順流到食(傷)、財、官(殺)而停。如:身→食(傷)之類的象;或身→食(傷)→財象;或身→食(傷)→財→官(殺)之類的象都是身弱順流為忌。這都叫作只有剋、耗、泄萬里無生助。

  以上是五行流通的四種基本形式。如果身強比、劫星多則用食神或傷官,是叫身旺順流到食(傷)而停,而順流到財星或官(殺)而停亦喜。若身旺比、劫星多又沒有食、傷星者再行比、劫運或印運為忌,是叫身旺逆流到印、身而停。

潘昭佑注:命的吉凶不在於身旺、身弱,所以“身旺喜順流、身旺忌逆流”之論全是胡扯的廢話。

  李後啟論:命局身旺食、傷星多則用財星,從而使身旺能順流到食、傷星,並通過食、傷星再順流到財星而停。但是,如果命中身旺食、傷星多,即使行運再逆流到印、身而止也是喜而不是忌,因為印星生身而身生食、傷星,仍舊是個印、身、食(傷)的身旺順流到食、傷星而止。蔣介石的命局喜印就是一例,但決不是以印為用神。故凡是印、身、食(傷)之象而印、身、食(傷)三者都旺的為好命,是運皆宜,沒有忌運之故也。

  命局身旺財星多必須用食、傷星才能通關順流,也是一個身旺流到財星而停的象。如柱無食、傷星,則身、財相戰,不能流通,行財運則財星更重而身更弱,身弱不勝財星有災;行比、劫運則旺比、劫星而奪財星,則妻、財有災;行官、殺星運則財黨殺剋身,本身有禍;行印運則印生比、劫奪財,與比、劫運相較,有過之而無不及。

  命局身弱官、殺星多用印綬,叫作身弱逆流到身而止,官、殺星生印星,印星生身。身弱官、殺多忌順流到食、傷星或財星而止。若順流到食、傷星而止是叫身弱剋泄交加;順流到財星而止則是身弱食、財、殺一路相生,七殺星之源更加源遠流長,則身主更弱,一旦遭逢七殺之運,輕則傷殘貧賤,重則死亡。

  命局身弱財星多宜用比、劫星或印綬。用比、劫星為身弱逆流到身而停,比、劫星能幫身奪財星。用印星為身弱逆流到印星而停。到印星而停本來也是到印、身而停,但必須是印星與日主相鄰而無他物阻隔,若有阻隔者則只能生到印星便停,如此一來印星不能生身,有印等於無印,必須行運去通關才能起到印綬生身的作用。凡身弱財星多不能用食、傷星與七殺,因食、傷星生財星則財更多,忌神更旺,是叫命中身弱原嫌財多,再逢官、殺者,則財黨官、殺制身不吉。

  命局身弱食、傷星多最宜用印星,叫作身弱逆流到印、身而止。印星既能制剋過多的食、傷星,又能生身,一舉兩得之美。身弱食、傷星多,無印星才能用比、劫星,有印星先要用印星,因為比、劫星雖能幫身任泄,但又有生食、傷星之嫌。身弱食、傷星多有印綬可以用官、殺星(印在干,用天干官、殺星;印在支,用地支官、殺星)這也為身弱逆流,但因官(殺)、印、身相生而使身弱轉變為身旺了,故命運已變為身旺從官(殺)起順流到食(傷)而停了。故凡是身弱官(殺)、印、食(傷)都旺的命,只要日干有旺根者,也都是好命。也是一個是運皆宜而沒有忌運的八字。但必須注意的是,日干一定要有旺根,如果日干虛浮無根,則不受印生,即使印旺有殺生,只能叫作印多身埋,或母多滅子之象。

潘昭佑注:在學習過程中,如果認識到某方面理論方法的規律,首先要驗證其一般規律性,成規律才可以用作為理論。李後啟之論其方法用於實踐,至少有七成是錯的,可見李後啟沒有一個學者的態度。

  李後啟論:總之,流通才成象,不流通則無象,不論順流、逆流皆同。流通之象吉則喜,象不吉則凶,不流通而無象則否。命不流通無象而運歲能流通成象,其成象之運亦美。命不流通而無象,若運歲又始終不流通且構不成象者,乃貧賤夭殘之命。命中雖然流通成象為美,而行運卻是阻流壞象者,好命也變成為差命,或為懷才不遇,或為終身有志難伸者。其流通形式有二,身旺喜順流而忌逆流;身弱喜逆流而忌順流。命中有隔神阻流為忌,行運去阻通流則美;隔神為喜者,行運去阻通關則災。四柱八字暢通無阻而為喜,行運又不能阻塞者,則一生平安無險。

潘昭佑注:流通是象的一種,不能說“流通才成象,不流通則無象”,八字中陰陽、五行、干支、明暗、歲運變化有主次大小萬種之象。吉凶也不在什麼順流、逆流。

  李後啟論:有些特殊的八字,身弱順流也為喜。如身弱食、傷星當令而食、傷星又多者,但只要有財星運行,行財運時,則沒有不發財的。這大概就是流通在起作用的道理吧!也可以看成是化忌平衡之理。

潘昭佑注:八字中沒有特殊的八字。身弱食、傷星當令而食、傷星又多者,有財星運行,行財運時,則沒有發財的。如:甲、乙日生午月,局中火旺、土旺,再行土財運,多數要餓死。如:丙、丁日生未月,金旺不見水,行金財運,多數要餓死。如:壬水日生寅月,食、傷星重有財星,不是貧賤就是依人度日。總之,身弱食、傷當令而食、傷又多者,有財運行,行財運時,多數組合是貧賤無壽而且凶死。李後啟提出:「化忌平衡之理」,雖然是沒有辦法的胡說,但也可見他在實踐中發現這種身弱反用財星的組合而苦思冥想其中的道理,只是弄不清楚而留下不負責任的猜測。流通不只是侷限於八字組合中的相生關係,古人通關的用法也是屬於流通的範疇。
 
  命例:乾造 辛酉 庚子 丙寅 癸巳(時) 
  大運:己亥 戊戌 丁酉 丙申 乙未 甲午 癸巳 壬辰

  李後啟論:丙寅坐下長生之印,得祿干時支巳宮,日子已經不弱。生於子月正官秉權,子水官星又透干朝元於時,辛酉財坐祿地,又得庚金相助,財旺明顯。整個命局,財旺生令官,致使官更旺。相對來說,命局木星(印星)不透,則日支寅木生身之力難敵財、官之旺勢,身由強變弱。

  身弱宜逆流成象,妙在庚串酉金生子水,子水生寅木又生丙之火,身弱逆流到身而止,是個財、官、印、身之象,所以可知,屬於一個富貴之命。

  初行己亥、戊戌土運,補成土、金、水、火五行大全象,而且一路流通無阻,故從小家庭條件優越,祖上蔭庇之富隆盛,讀書成績名列前茅,從高等學校畢業出來就被任命為中級行政官員職務。接著行丁酉、丙申,命運類象與命象一樣,增加了身、財的力量,仍舊是財、官、印、身一路流通生到身為止,故其官職只升不降。

  乙未大運,乙木出干,命有富而水旺,未土補地支土、金、水、木、火大全象,而且一路暢通無阻,從中級幹部升為高級幹部。甲午運木生火旺,命運依舊是命中原象且暢流無礙。癸巳、壬辰運,官星出干,地支火、土,依舊是命中原象,仍然暢流通順,是故高級幹部終身,一生無險,名利兩全。

  這是個命中流通成吉象,而且大運行程又一路沒有阻流的八字。可見,身弱逆流到身為止的喜象,行運一路助象不阻流,雙向交流生化流暢,乃名利雙全之命。

潘昭佑注:此造流通上是金生水、水生木、木生巳火,到日干之祿,而不是寅木又生日干丙火。由太陽、地球存在的客觀關係決定:支不作用於干,不可以亂規定作用關係望暘容雪附註:關於“支不作用於干”的論點,筆者以為此觀點實有待商榷,如此則內外無法統合,相互隔離或互不作用與影響,亦與現實不符。既然知道有流通的組合形式和通關的作用方式,就應該知道有破壞流通的作用方式。歲運與命局的作用方式是歲運干支與命局中各個干支發生作用,而不是按你的流通方式從源頭開始。李後啟論歲運:「乙未大運,乙木出干,命有富而水旺,未土補地支土、金、水、木、火大全象,而且一路暢通無阻」的論法是非常錯誤的,簡直不如初級愛好者的認識水準。

  李後啟論此流通之象成立時吉,「癸巳、壬辰運,官星出干,地支火、土,依舊是命中原象,仍然暢流通順」下一步運是辛卯、庚寅,更是命中原象,仍然暢流通順,再下一步運己丑、戊子,更是補全干支土、金、水、木、火大全象,而且一路暢通無阻,更是大吉。那麼有一個明顯的問題:這個人好像死不掉。李後啟你覺得呢?

  沒有理論為依據的方法都經不住讀者以彼之道還制彼身的演繹、推敲,作者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方法的脆弱不堪實用,只是用易海無邊來安慰自己,為出名、獲利而寄希望於世人不懂。一些學者把一點皮毛抖出來,不是冠以“秘笈”,就是誇說250代祖傳。求學還沒有一點領悟,便跑出來振臂一呼:要正源。這顯然不是為了騙人就是為了騙利。易學的苦難又豈在易學難掌握上?這才真是易學的苦難。此造如果按李後啟流通的論法而富貴命成立,那麼下例之命與上例命流通上相同,真實命運又如何呢?

  命例:坤造 乙酉 戊子 丙寅 庚寅(時)

  按李後啟論:身弱宜逆流成象,妙在庚串酉金生子水,子水生寅木又生丙之火,身弱逆流到身而止,是個財、官、印、身之象,所以可知,屬於一個富貴之命。印起好作用而學業有成。但實際上此命從小艱苦,一生平淡,並且早年輟學,己丑運丁酉年14歲就不上學,戊戌年15歲上班,後嫁技術工人。
從此命局可見,身弱宜逆流成象而富貴之論是不成立的。

 
 四、精、神、氣
 
  李後啟論:富貴貧賤、全在精神氣。印為精,身弱有印星貼身,位於日支或月、時二干就叫作有精。印旺,或者印又臨官、殺相生者為精足。身旺的八字也要有印星,但不一定要旺,藏支即可,有印則足矣。

  食、傷、財、官、殺為神,身旺有官、殺制比、劫,或者有食、傷泄秀(過旺不宜制,制旺則犯怒,旺神發怒有災,身過旺只宜泄)食、傷旺而有力;或者食、傷帶財神旺,身弱有印,也需要有適量的食、傷、財、官、殺。因為食神能護衛日主,亦可以流通五行之氣;財為養命之源;官為富貴之本,命中不可沒有之。

  生旺得時,支有旺根為得氣。得時,為得時令,即得月令或得月令生氣之生之謂也。如:木生寅、卯月或亥、子月者也。特別是坐支得祿、刃之根為氣足。

潘昭佑注:李後啟所論可見其所論的精、氣、神不過是五行旺衰方法換了名稱,以印為精,財、官、傷、食為神,比、劫為氣,與古人所論的神氣不是同一內容。

  李後啟論:得時氣旺者,無精亦可,但也需有精,不過不可過多。失時無根,精多反而為害---是為“母多滅子”,或者叫作“精海埋身”。其在木叫作“水多木漂”,在金叫作“土多金埋”。失時氣衰者,必須精足。氣旺精足,又必得神健。氣弱精欠旺者,又不宜神旺,神過旺者反而為害---是為精、氣枯矣!這就叫作“子多母虛”,盜氣神盛,身虛而亡。

  以上雖然是對日干而講的,但是,精、神、氣不單日干最為需要,用神也最需要自己的精、神、氣;財、官、印、食者必須要有自己的精、神、氣,特別是日干和用神有其自己的精、神、氣,則命主才能發達有成。相反,如果日干與用神沒有精神氣,日主則難於發越,不能有成。命中印綬為靠山,為背景,為源泉,故身無源而不發達。食、傷星為秀氣,為財源,財無源而難發財,縱然有財也不多,縱有也是財來財去難積聚。財星為官之源,無財則無官,即使有官也不大不久。官為印之源,有它無印則不貴,難有文學技藝。命中用神無精,則用神無源而不旺,碌碌無為,難有成就。用神無護衛則容易受傷,傷用神而日主有災。命中財無精是無源之財,不是有錢人;財無神衛則易受搶奪,財來財去難積聚。命中官無精則無官源,孤官無源難得有官;官無神衛易受傷,傷官罷職,有官不穩、不長久。命中印星為文,為地位名譽,印無精則無印源,難有學識文憑,難有地位,學歷也不會很高。

潘昭佑注:上文中除了“傷用神而日主有災”一句是正確的,其他的論斷都不完全成立。

  李後啟論:唯有印星與食、傷星具有它們的特殊性。印不存在無神,日子就是其神,只存在其神健全、旺相休囚與否。食、傷不存在無精,日子就是其精,只存在其精足不足的問題。總之一句話,命中五行都必須有他自己的精、神、氣。

潘昭佑注:精、神、氣的說法把十神擬人化、形象化,也有趣。這樣有利於形象地認識五行生剋的用法,從而認識應事的方法。

  李後啟論:日主的富貴貧賤、吉凶壽夭,全在於命運歲中有沒有精、神、氣。因此,欲下手判定一個八字的好壞,得先看日子和用神有沒有精、神、氣。如果二者都有其精、神、氣,則可說是已建立在好命的基礎上。在此基礎上,透財星而財有精、神、氣,則是一個富命無疑;透官星而官有精、神、氣者,則必然為一個貴命;透食、傷星而食、傷有精、神、氣者,則是一個富貴或者富中帶貴或富重於貴的命式;身弱透印星有精、神、氣者,則大學學歷或文學、名譽上有成就,為富貴之命。身弱透比、劫星且比、劫有精、神、氣者,則為活躍自成之命。

潘昭佑注:這個論斷是錯誤的暫且不說,上述所論的內容有沒有矛盾?日干和用神有精、神、氣,見那個十神有精、氣、神則在那個十神上論吉。所見的十神與用神是什麼關係呢?是損用神的也論吉嗎?財、官、食、傷....等十神不是論富貴貧賤的依據,十神只是反映應事的具體內容和應事的形式。在實踐經驗中,官星為用而發財的,財星為用卻為做官的命例比比皆是,舉不勝舉。

  李後啟論:五行,在干要干有精、神、氣;在支要支有精、神、氣。透干則顯,只藏支則隱而不顯,但月支除外,可視為與透干同功。精、神、氣一個在干而另一個在支者,則要有聯繫,互為流通無阻才能有用。命中雖有精、神、氣,但互相阻塞不通,叫作只有精、神、氣的氣勢,而必須運歲去除其阻隔之物才能為日干所用,就好像管道被淤阻,必須清除淤阻之物,使流水能暢通一樣。相反地,日主沒有精、神、氣,必為貧賤殘夭之一,或者兼而有之;用神沒有精、神、氣,運歲又不遇之者,也必碌碌無為,一事難成。命中雖有精、神、氣,但行運始終與用神相背,命主其人雖有能力,但不得被發揮出來,只是一個懷才不遇之命。

  總之,有精、神、氣者,健全而最難受傷;無精、神、氣者,命不健全,無能無力,難有成就。有精氣而無神者,最易受損,或屬懷才不遇。是故,看命要看精、神、氣。先看命主和用神的精、神、氣,這是看命的基礎。在此基礎之上,命中有財星者,要看財星的精、神、氣;命中有官星者,要看官星的精、神、氣。財星有精為財有源泉則富,財星無精為財無源,則難於發富。財星有神是有人守衛而使財不被搶奪,則發財能夠聚存起來;財星無神是財無保衛,最容易被劫奪而去,即使有財也不長久,叫作“財來財去”,難於積聚之象。官星有精是官有源,有官有權;官星無精是孤官無輔,則為難於有官,即使有官也不大,是個小官。官星有神是官有護衛者,不受傷害,有官終身,直到退休;官星無神是官沒有護衛者,容易受害,為官也不會長久,一遇傷害官星之神,就會被免職罷官。則官之精、神、氣如此,其他印、食等五行的精、神、氣者依此類推。所以,富貴貧賤,全在精、神、氣。看命,就要看命有沒有精、神、氣,這是看命的關鍵,也可以說,這就是看命的秘訣所在吧!

潘昭佑注:總體看出李後啟對古人的神、氣之說有所思索,只是沒有弄清楚古人所說的神、氣是什麼,而陷入了誤區。古人所說的氣竭神枯指的是陰陽二氣,以陽氣為神,陰氣為氣,以陰陽狀態而論。但加入這些名詞都是畫蛇添足,有誤導作用,而李後啟只是受害人之一。
 
  命例:乾造 癸酉 甲子 丙寅 戊戌(時)
  大運:癸亥 壬戌 辛酉 庚申 己未 戊午 丁巳

  李後啟論:日干精、神、氣:丙日坐寅長生,寅、戌拱火氣旺。丙火日主以甲木為精,甲坐子水,水旺木相,得正印之生,日支寅木祿地,年干癸水生木是為精足。再火日主以戊土食神,戊上坐下戌,為類祿而旺相,又得天干癸、甲、丙、戊一路相生,源遠流長,是為神旺。

  用神的精神氣:丙火日主生於子月,癸水當令。火到子月為死,日主失時。正官當令,又透年干朝元。時柱食神坐祿,源遠流長。日主失令而又剋泄交加,必須以甲木偏印為神,化官制食又生身,一舉三得之美,難得的最佳用神。

  甲木用神以癸水為精,癸水坐酉印,子月祿令,精足明顯。甲木用神以丙火為神,丙火坐寅,長生印綬倍親,時支戌為火庫,寅、戌拱局,干支同流相生,神旺。甲木坐子水,得相令,氣旺。

  日主本身與用神都是精足神旺,而且氣盛,已經具備了一個好命的基礎。在此基礎上,再看富貴與否。富者看財,貴是看官。本命不透財而透官,於是再看官的精、神、氣。

  正官的精、神、氣:正官子月當令,又透出於年干朝元,已屬旺相氣旺。癸水正官以金為精,雖不透干,但在坐下格外親切,且得戊戌旺食之生,正官有精功;不弱。正官得令朝元已很旺相,只要有精則可,其不必再旺,再旺物必反而成為忌神。前面已經講了:「旺相的五行,亦須要有精,但不必過多,藏支則可」。正官之精,正符合這一原則。癸水正官以甲木為神,甲木相旺,已在日干的精、神、氣中講了,不再贅述。如此看來,正官的精、神、氣都旺。

  從以上的分析中可看出:命局的日干、用神和正官的精、神、氣都足,是一個官命無疑。更為重要的是,這個命局的金、水、火、土五行順流無阻,行官、殺運有食神相制,使官、殺不剋身,只有升官晉職。行比運正官制劫護財,不但財不受傷,更有旺食、比、劫生財,是故人家行比、劫運損財,本命遇比、劫運,只能生財發財。行食、傷運有旺印回制,正官絲毫不傷,反而生財,又是發財佳運。行財運時財能生官,叫作“向官臨財”,即發財又升官,真是財、官雙美。行木印運時,旺火通關,食又不損,而且它印相生,又是升官之嘉運。真是劫來它制,殺臨食擋,食通印顯,東西南北,五行皆吉,一生富貴雙全,福壽無虧,正是一個難得的美造。

潘昭佑注:以下的例子與前面兩例在流通上是一致的,論精、氣、神則日干、官星和李後啟所定的木用神的精、氣、神都全。

  命造:乾造 辛酉 庚子 丙寅 癸巳(時)

  命造:坤造 乙酉 戊子 丙寅 庚寅(時)

  命例:坤造 乙酉 戊子 丙寅 己亥(時)

  按李後啟所論的要素,以上三個命局與李後啟所論的命造基本相同,但命卻天差地別。這說明李後啟所論的方法不成立。這種錯誤的產生原因在於:「不知天干、地支的意義和作用,不知陰陽為吉凶的根本,不知干支組合的生剋方法。」
 
  從論命方法來說,李後啟所論的精、氣、神只是以八字中明現之象而言,當然明現之象為命中主要存在形式,是主要的,但還有許多暗象也十分重要,只看明現之象,顯然是不全面的。再者,日干就算是有精、氣、神也不能規定什麼,更不是論富貴貧賤的依據。而用神的精、氣、神之論顯然是錯的,既然是用神,那麼用神旺則吉,有生為吉,但有制泄則不吉,用神的制泄之神再有生、有力則更不吉。潘昭佑建議廣大的學者不要試圖去發明什麼方法,只有學明白幾千年來的正確方法已足夠讓你成為論命的大師了。事實證明,當今在八字上有所發明創造的人都還沒有弄懂八字而在門外徘徊。

望暘容雪附註:以上關於用神與忌神的喜忌與論命的吉凶判斷,可作為讀者論命思辨的不同切入之角度,其中作者或有各執己見的現象,但對一個學習八字命理的旁觀者而言,從此文的論辯中亦能幫助自己釐清八字命學上的盲點。

聲明:本站內所有命理相關文章均為「望暘容雪」所編寫、校正、排版之文字,未經筆者之同意,請勿複製轉載,若有局部引用也煩請註明該文章原出處網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